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吧-澳门银河官网娱乐平台好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在线阅读:故事 | 失魂疑案

澳门银河娱乐场官方网

2019-01-10 04:43:05 作者: 为溪 来源: 为溪笔谈 阅读:载入中…

故事 | 失魂疑案

  胡二小家距姐夫家有五里之遥,平日里,胡二小也是守家守业之人,很少到姐夫家串门。此时赶傍晚来了,又说家里出了事,想必此言不虚。

  吴瘸子于是把胡二小让到屋里,跟一家几口人见了面,又问了缘由,方知其岳母前几日忽然昏迷不醒,但无其他症状,好似昏睡过去,连续三日了,乡村郎中也没个定夺,只说恐大限已到。因此胡二小赶紧请一家人回去商议,或医或养,总得有个主事的。

  吴瘸子夫妇听了,也十分慌乱,想到母亲上月里还好好的,不知何故染此怪病,便决定即刻回家探望。奈何彼时农村日子苦,有自行车人家已是上等户,吴瘸子家徒四壁,没个出行替脚的家什,故商定,先由吴瘸子随胡二小连夜赶过去,翌日一早,胡氏再带着儿女,求邻居牛车送回娘家

  定了后,吴瘸子便简单收拾了,安顿了一下妻子儿女,随妻弟伴着月色赶往岳父岳母家。

  一夜无话。第二日,胡氏一早起床洗漱完毕,求了隔壁家的牛车,带着儿女火速赶回娘家。然而进了娘家院子,并未见到十分异样。再推门进屋,只见母亲盘腿坐在炕上,无半点病色,见女儿带着孩子回来了,十分欢喜,忙从炕上下地,招待女儿和这对外孙

  胡氏诧异,忙问母亲身体状况,母亲说,好着呢,何故如此发问?

  胡氏便将昨晚二小去家里之事说于母亲,并说道,若不信,可叫二小过来对证。

  母亲忙将在隔壁屋里早睡的胡二小叫过来,问昨日之事。胡二小笑道:怎么会有此事?我昨日一直陪母亲在家,未曾出门半步。

  胡氏一听,顿时心生恐惧脸色蜡白,母亲和胡二小一想,也大惊失色,一来吴瘸子莫名不见了。二来胡氏万分肯定,昨日去家里的,分明就是胡二小其人。即便是有打家劫舍的人易容了,也不会有如此之近的容貌

  想想头绪,一家人赶紧报案

  不一日,此事轰动县乡,被定为悬案。那段时间,相邻村屯的百姓,各个被此事吓得魂飞魄散。拐卖说、谋杀说、绑架说,各种版本传说在百姓口中咀嚼,同时发生的,是公安局的人反复来现场勘查,但皆无进展,又请了市里的刑侦队,几番传讯胡二小等所有有关人,但也是没有头绪,吴瘸子和自称胡二小的人,人间蒸发了一般。

  乡下之人,乡野之地,鬼怪之事本就丛生,如今这等玄事真真发生了,难免会有各类演绎解读。一时半会还好,时间久了,更是玄上加玄。胡氏及家人也因此请了不少先生,或是看坟看风水,或是摇卦算去向,但大抵骗人骗财的多。

  一时间,玄案造成人心惶惶父母怕我被陌生人领走,即便白天上学,父亲也执意要送我到学校,下学再接回来。纵然如此,此事的阴暗一直如影随形,倘若真有什么鬼怪,或者杀人放火的狠人也罢,偏偏是这看不见的、无名的怨气,能压的人喘不过起来。

  有时候大白天走路,都时不常的回头张望一下,怕有人随着,也怕整个人被忽地摄走。

  足足折腾了一年,依然看不见半点希望。胡氏也逐渐想的宽了。往好处想,料是吴瘸子现在在世间某处活着。往不好处想,就当死了罢。因此,也就渐渐放弃了,不再找了,叫人在自家田地里挖了个坟,葬了吴瘸子的几件衣服、一些日常用品,算是衣冠冢。尔后,胡氏带着一双儿女踏踏实过日子

  一晃十几年后,吴瘸子被鬼带走之事,已被人所淡忘。胡氏一双儿女均已长大成家,女儿嫁到外地,胡氏随儿子儿媳生活,只是每年,胡氏都要到吴瘸子的空坟旁去上坟,再哭诉。

  或是哀怨生之不幸半路孤苦。或是埋怨苍天无眼,死不见尸。

  过往的事,无人再提,也没有被提起的价值人们关注,已从当年的玄案,转移至另一桃色案,再转移至另一传说。巴掌大的屯子,有说不完的故事

  可是这个世界总是有因果的。2005年左右,我们屯子修公路,取道吴家田地。官方便征了吴家的地,要求吴家将坟挪走。

  胡氏听从,便找人将吴瘸子的棺木挪了。挖开坟土,漏出腐朽甚至一触即碎的棺木,胡氏忽然感到有些悲伤,深感对不起吴瘸子。人不见了倒也罢,总得有个好去处。想到此,便让众人开棺,欲取出棺内衣物,购一口新棺另葬。

  就在开棺一刻,众人惊得啊呀一声,纷纷退去丈远开外。

  胡氏一惊,慌向坟中看去,只见朽棺中,一具腐烂且露白骨尸体整齐摆放。骨骸上下整齐,只少了左半只腿。

  众人皆知,这分明是吴瘸子尸骸摸样。

  胡氏看了,顿时双眼圆瞪,腿脚发软,头晕目眩。她不曾想到,失踪了十多年的吴瘸子,居然已经化成一具白骨装在棺内。

  当日,案子再次惊动了公安部门,该案重新启动,由于谋杀的可能较大,该案被列为重要侦破对象专家小组进驻,全力以赴破案

  几个月过去,专家组走访了附近大量嫌疑人员,动用了一切科技手段,对当年的案情进行了反复演练,吴瘸子被谋杀一案,依然没有任何线索。更令人狐疑的是,吴瘸子死亡时间是七八年前,也就是说,是在他离失踪的四五年后。

  此事何人所为?因何所为?吴瘸子失踪后去了哪里?死后如何进入棺内?一连串问题,成了压在办案专家头上的噩梦

  当时我的看法是,胡氏与其弟胡二小合谋,里应外合,陷害吴瘸子,将吴瘸子骗走后,杀了掩埋了。若干年后,又将尸体偷埋至吴瘸子的衣冠冢。这也并不是我的看法,而是坊间一直以来的流言主流。虽然未见胡氏与吴瘸子有仇恨,那胡氏也不像是水性杨花之人,然而,鬼神之事毕竟虚妄,人们大抵还是相信,吴瘸子之事胡氏脱不了干系,只是苦于证据确凿罢了。

  那时一些偏远的农村还处于蒙昧状态。即便是公安部门,对这类悬案,也是些许迷信思想——在专家组的提议下,公安局决定找民间“异人”为吴瘸子招魂。

  招魂的过程我无缘得见。招魂当日,细雨蒙蒙,天暗得诡异。屯子里大多数人都去围观了,但吴瘸子坟周围被警戒,搭起了帐篷,闲杂人等一律不准靠近。异人在帐篷内做法。招魂这种方法,我一直以为是我们那里的公安首创,现在才知,很多警方在侦破此类案件时,都用过这种方法。

  然而,尸骸的魂魄却没有招来。

  原来,负责招魂的异人是本屯一个疯疯癫癫的人,名曰王大仙,有些捉鬼拿妖的本领。当日,他与公安部门商议,招魂之事,不宜为外人宣扬,故而围着吴瘸子坟茔搭起了帐篷围墙,遣走观望的乡下闲人,独留下公安三位专家并胡氏一人在现场等候

  准备妥当,王大仙在帐篷内竖起招魂幡,上书“一炷心香通法界、九泉使者引魂来”,再布下罗盘、木剑等法器,写了召引亡者吴府儒君正魂的表文,焚了,念起咒语等待吴瘸子之魂,倚灵幡而来,交代生前事。

  公安专家本对招魂一事抱着“医死马”的心态,因此也是万般无奈之法,并未十分期望。胡氏在吴瘸子失踪之时,有病乱投医,曾尝试过各类方法,此招魂聚魂之法也用过,因此亦未有十分期望,权当一试。

  况且,此番见到吴瘸子尸骸,胡氏内心极度复杂。吴瘸子到底难逃一死,虽是之前曾有预料,但却不愿接受事实。但换个角度,她见吴瘸子虽已死去,好歹见到了尸身。故而大悲之处有愿已了,愿了之时却极度不甘

  胡氏之意,在于招魂来后问个明白,是何人害了丈夫,终归要有交代。

  王大仙咒语念毕,竟不见有魂魄来,又几番尝试,仍不见来。

  王大仙道:人若正常死亡,魂魄会自然投胎转世。吴瘸子想必是横死无疑,或是自杀,或是他杀,灵魂必然会找替身方可转世。而此时招魂不来,多半是魂魄找了替身投胎去了,故而建议,既已找到尸骸,灵魂也已投胎,则不宜挪动棺椁。

  招魂无果,公安部门只得放弃旁门左道,于是从头查起,挨家挨户排查,张榜公布重金悬赏案件线索。

  时值2005年,我正在外地读书,但对此事很关注,毕竟是屯子里发生的离奇案件。同宿的同学,有个姓殷的,是个懂得玄学之人,该人我在回答的另一篇大学校园恐怖故事中专门写过。

  一日,殷大仙听我讲了该案,特别是招魂的细节,沉思良久后说道:招魂不来,还有一种说法

  殷大仙认为,魂魄没有招来,王大仙学艺不精,只认为魂魄投胎去了,但还有一种可能:这尸骸不是吴瘸子。

  谁说干部队伍中没有异人?实际上,我们能想到,公安部门也想到了这一层。因为公安部门已经决定要做DNA比对了经过一番调查后,案件没有任何进展,疑点却愈发的多。只是当时苦于做DNA验证程序繁琐,颇费时日,加上棺中尸骸与吴瘸子别无二致,故而没有首选DNA。

  DNA验证得出骇人结论:棺中这具外形与吴瘸子相同的尸体,果然不是吴瘸子。

  结论一出,顿时如平地惊雷炸响,着实令人难以接受。一案未结,一案又生。公安部门如临大敌,立即向上级报告请求进行重新调查。而胡氏听闻,几度晕厥,几近精神失常。丈夫的衣冠冢内,竟让被别人尸骸所占,心痛至极、恐怖至极。

  而大多数百姓,却是被搅动得人心惶惶。

  公安部门推测,棺中尸体,定是被谋害后,锯下了左腿,做成了吴瘸子模样。据此,作案人员一定知道吴瘸子失踪之事,知道衣冠冢之事,并对吴瘸子其人其貌有所了解,故而害了人,毁了尸体塞到吴瘸子衣冠冢。

  根据这个推论,公安部门重新重新立案。三年后,案子告破。

  事情并不复杂,但得从八年前说起。那时,屯子里来了位走街串巷的南方人,号称郎中,以给人摆卦算命为生。百姓常言,南蛮子眼睛毒,看事情准。这郎中确实有些本事,在屯子附近活动了半年,居然小有名气了,百姓纷纷求其算卦、问事。

  不想,此郎中的行为,让本地的一位同行心生厌恨,抢人饭碗如同杀人父母。郎中断了同行财路,于是引得杀心起。

  想这郎中孤身北上谋生,即便杀掉,也是人不知鬼不晓,于是这位本地同行便将郎中引诱到家里,趁不备将其缢死。利用郎中身材外形与几年前失踪的吴瘸子相像特点,便将郎中腿锯了,做成吴瘸子模样,趁雨夜挖开吴瘸子衣冠冢,将郎中尸体塞了进去,摆整齐了。按照他的预计,尸体很快腐败,难辨模样,届时也就假亦真了。

  偏远地区人口失踪并不是稀奇事件。记得98年松花江洪水,我跟着父亲出民工,护江堤,常见上游冲来“死倒儿”,洪水退后,江底沙滩中,也偶有白骨掩于风沙。犹忆当年,亲眼见到一男一女被铁丝捆绑,从上游漂来,再默然漂走,乡亲们一拨人见了,也只是议论议论,任由尸体漂走。这个情节在我心里堵了很多年,至今无法释怀。

  我那时只道有人惨死,必将会有说法。如今才懂得,惶惶人世,多少人来,多少人去,哪有那么多道理真相,又有几人能来得明白、去的明白呢?

  看到这,定有人想到了,这个杀人的同行不是别人,正是王大仙。这王大仙是本地神汉,虽然年纪不大,疯疯癫癫,但在十里八村算是拿得出手的阴阳先生,但却被外来人抢了风头,因此杀了郎中。

  人算不如天算。王大仙把郎中尸体放到棺中时,洒落了自己的几根头发

  王大仙对杀人供认不讳

  无名尸案大白天下天网恢恢善恶终有报。百姓拍手称赞,无不痛恨王大仙,都说此人平日里就不是什么正经之人,果然下得了黑手。况且,乡亲们素知那郎中虽是外乡之人,但平时为人和善仗义,竟落得如此下场,免不了令人唏嘘

  就在所有惶惶人心都稳了下来的时候,独有一人,心中生疑。

  便是吴瘸子妻胡氏。胡氏的疑问在于,八年前,也就是吴瘸子失踪四五年后,也就是外来郎中在屯中如日中天时,胡氏也找了这个郎中。

  那日,胡氏约了郎中,将吴瘸子如何被胡二小约走,如何找其他神汉掐算,如何给吴瘸子置办的衣冠冢等前前后后经过说了一遍,又将吴瘸子生辰八字给了,恳请郎中指条明路。

  郎中也觉得此事蹊跷,便认真演算。这郎中果有些本事,不多时,竟发现吴瘸子已死,然失踪非人力所为,定是有人施以邪术,于是对胡氏说:待我回去准备,两日后摆堂请神,问个明白。

  胡氏听了,只当郎中没辙,找个托词溜了,但又看郎中不是油嘴滑舌之人,于是拿出一些钱财给了郎中,算作定金,只求郎中能按时前来做法事,是死是活要个结果即可,如能找到,砸锅卖铁也要给赏。

  那郎中也没推辞,拿了钱财回去筹备,结果一去不返。胡氏失望至极,心恨道,都言郎中本分,不料也是唯利是图小人,见财眼开的骗子

  吴瘸子失踪案,再次在胡氏心中沉了下去。此时无名尸案破了,得知那棺中尸骸是郎中,胡氏才知道是自己误解了郎中。再转念一想,王大仙害郎中,是在他已演算出了吴瘸子之事后,王大仙知道吴瘸子失踪内幕?

  如此愈想越确信,吴瘸子失踪与王大仙有关。因此急与公安部门说了,并怀疑王大仙有其他案情。

  但公安部门并不理会胡氏说法。想想也是,破了无头尸案,本已是大功一件,那吴瘸子已失踪十多年,本就是没有头绪,谁也不想过多参与再节外生枝。

  胡氏无奈,知道唯有王大仙是突破口,此时王大仙已经被关押待审。胡氏买通了看守所管教,几番与王大仙见面,恳请王大仙说出实情。

  王大仙对吴瘸子一事矢口否认,称并不知情。眼看着线索再次断了,胡氏再次死了心。凭她自己一个女人家,确实有心无力。加之胡二小及胡氏的儿子儿媳们,早已对十多年前的事不上心了,都有自己的日子要过。

  然而,几个月后,看守所管教忽然找到胡氏,称王大仙被判了死刑,想在死前见见她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判了死刑的王大仙,知道自己不久将亡,给胡氏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1970年,在本屯中,有一位王先生,是个德高望重的老学究。王先生祖上有德,代代日子过得殷实。王先生本人更是仁义,乐善好施,是个远近闻名的乡贤。

  福祸不由人。因通晓玄学,动乱时代,王先生被打成牛鬼蛇神。年轻的生产队长为了立功,对王先生用下酷刑,让其受尽非人的折磨和羞辱,其手段之下流,这里实不忍叙述。王先生最终不堪重辱,抛下一家老小自尽了。

  王先生自尽后,家道从此中落,其妻也不堪重负,在一个夜晚含泪悬梁自尽了。王先生父母因老来丧子,不久也双双亡故,这一家,只留下不足七八岁的儿子,凄惨难以名状。

  这留下来的儿子便是王大仙。一家长辈都死于非命,王大仙从此无依无靠,便十里八村讨饭,好歹吃百家饭长大了。

  然而,幼时的王大仙对祖父祖母及父亲母亲的惨死铭记在心,想着有招一日能报仇雪恨。于是苦学了父亲藏匿起来的几本玄书,自学了一些邪术。

  我在儿时,曾在屯中见过这个人,确实疯疯癫癫,邋里邋遢,又是甚至衣不遮体,幸运的是,人们不知他在何处学了这神神道道的本事,都说是他父母在天之灵不忍看他惨死,给他留下的唯一吃饭的本领了。

  胡氏听到这里,早已明白了八九分:当年的迫害王先生的生产队长,便是吴瘸子。

  那时吴瘸子并不瘸,是个年轻的大队干部,十七八岁就入了社,当上了生产队长,但年轻人不懂得节制,一心想以王先生为批斗对象,立下个功劳,竟逼得王先生自尽了。

  此后无话,一晃再十年。土地分包到户,生产队解散,吴瘸子回家做起了农民,在一次种田赶马车时,驾辕的马受了惊吓,压断了吴瘸子的一条腿。人们都说,这是报应。此后,吴瘸子便在家老实务农起来,后又娶妻生子。

  若不是王大仙的家仇,吴瘸子也算是此生圆满。但王大仙还在惦记他。

  看着时机成熟,就在那日傍晚,王大仙做了胡二小等身大小的纸人,以自身之魂驱动胡二小将吴瘸子诳了出来。

  胡氏听到此时,已然全部了解了前因后果,惊得目瞪口呆。

  只是不明白王大仙将吴瘸子引到何处去了。王大仙本不想交代,想把此事带到坟里。但看胡氏可怜,动了恻隐之心,因此告知胡氏,吴瘸子被引到屯边的乱葬岗里。

  在我们屯子通往胡氏娘家的路上,有一座乱葬岗。在东北,每个屯子的周边都有一个埋人的地方,大些的正规些的,就成了墓地。杂乱的,就成了乱葬岗。

  当夜,王大仙驱使纸人胡二小,带着吴瘸子来到了乱葬岗上。刚一到此,吴瘸子便遇到了鬼打墙,转了半夜没有转出来。待到鸡鸣天亮时,已经筋疲力尽,精神恍惚。王大仙又使了法术,吴瘸子算是彻底着了道,在乱葬岗的沙堆上,用手掏出一个大沙洞,然后拽着纸糊的胡二小跳将进去,又亲自把自己埋上了。

  坑杀了吴瘸子之后,王大仙心愿已了,大仇已报。没想到,几年后,走方的郎中差点挖出真相。那时,郎中确实已经算出吴瘸子被人害死,只待做法寻尸,找到吴瘸子骨骸,结果此事被王大仙知道了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,又将郎中给杀了。

  hellip;…

  几日后,按照王大仙说的位置,胡氏在乱葬岗挖,果然在一处塌陷地段,三尺黄沙下,挖出来一具白骨,白骨旁,还有一个竹做的人形骨架。

  那白骨,左腿残缺。

  失踪十几年的丈夫,就在相距不足二里的地方,阴阳两隔,苦苦相寻不得见。胡氏跪在沙坑旁,哭了一整天,直哭得泪干了,声哑了,也不知心该恨谁。

  直到当日傍晚,她才不再哭了。叹了一会儿气,起身把沙坑填了上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  胡氏挖出吴瘸子白骨当日,王大仙被执行死刑。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【读者发表的读后感】

查看故事 | 失魂疑案的全部评论>>

评论加载中……